吾斯门户网站

祖国,我想对你说 | 王志国:开山岛上,父亲给我起名叫“志国

2019-11-25 18:12:23
人气: 1735

我叫王治国,我是王吉财的儿子,他是“时代的楷模”。三十二年前,我出生在开山岛。它在海外是孤立的,被大海包围着。它是祖国在黄海的边防站。这是我父亲王吉财和母亲王世华站岗放哨的地方。它也是我成长的故乡。

开山岛距大陆12海里,是一个孤立的小岛。为了保住这座岛,我的父母尝遍了各种欢乐和悲伤。在他们管理这个岛的32年中,只有5个春节在岸上度过。在最初的20年左右,岛上没有水和电。岛上的淡水依赖雨水顺着山路流下。我在岛上吃了6年,爸爸妈妈吃了32年。据我所知,我们在岛上的家几乎“被四面墙包围”。最有价值的财产是煤油灯、煤炉和收音机。多年来,岛屿和大陆之间的交通依赖过往渔船。在暴风雨天气,这个岛没有船就不能出海。这个岛变成了一个孤岛。冬天,当它困倦时,它依赖于吃生蚝肉,甚至生米。我出生于1987年7月。我的运气不是很好。当一场强台风来袭时,我母亲正在分娩,无法离开这个岛。这种感觉很紧急,父亲亲自接生了婴儿。他叫我“志国”。他希望未来的儿子,像他一样,将致力于为国家服务。从我蹒跚学步的时候起,我父亲就每天带我一起升国旗、巡逻和了望……教我向军队敬礼、唱国歌和做一个小哨兵!岛上的早晨从升起国旗开始。在这个孤岛上升起国旗不是领导人要求的,也不是任何人监督的。这是父母自发的行为。父亲说,岛上到处都是石头,有国旗,就会有颜色。开山岛盐高湿,旗帜容易褪色。为了保持国旗的明亮,我的父亲和母亲在32年内自费购买了200多面国旗。我父亲曾经冒着风雨收集国旗。他断了两根肋骨,骨折没有恢复。他的父亲又开始举旗了。天还是阴晴不定!

我父亲非常重视他保卫这座岛屿的工作。他没说什么。谈到他的工作,他总是说,“家就是岛,岛就是国家,保卫岛就是国家。”后来,当我工作的时候,我父亲和我聊了很久。他说,“你应该认真对待你的工作。你穿着军装。这是一种责任。你应该有责任和信念,以免玷污士兵的荣誉。”当我六岁的时候,我离开了这个岛,我的父亲和母亲,在我姐姐的指导下在岸上学习。我姐姐只比我大4岁,当我们身边没有父母时,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困难和泪水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一些同学叫我们孤儿。父亲不能保护我,我感到难过和委屈。每次我父亲回来,我总是抱着他的腿求他留下来,我父亲总是告诉我他必须回去保卫这个岛。我的父亲和母亲守护着这个岛,我们在岸边学习。我们一年内很少见面。开始的时候,我总是和父亲很亲近,但是我发现父亲越来越严厉了。即使是像撒谎这样的小事,我父亲也会狠狠地打我,把我打死!小时候,我不理解我父亲。直到我长大了,我才明白。原来,我父亲觉得他们在岛上很远,不能照顾我们。他担心我们可能会学到不好的东西,所以他非常严格。父爱就像一座山。父亲对我的爱一直像座山。

民兵“靠劳动支撑武器”,他们的收入主要依靠自己的劳动。父母守护着开山岛的岛屿。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他们的父亲在岛附近的岩石中搜寻螃蟹。与其他同学的父母相比,他们挣的钱少得多。我阿姨在上海从事交通运输,她的收入相对较高。她曾经动员父亲去岛上和她一起工作。我父亲拒绝这样做是为了保卫这个岛。20世纪90年代,我父母保护这座岛屿的年补贴是3700元,平均每人每月154元。1995年,开山岛上建了一座灯塔。看守灯塔的年收入增加了2000元,但每人每月的补贴仍不到300元。因为父母的收入很低,我们三个人有很多80后孩子没有的糟糕记忆。我记得最清楚的是,当我花5000元上高中时,我父亲只能给我300元钱,其余的只能借钱。为了还钱,在11月和2月,当冬天来临的时候,我父亲仍然泡在冰冷的海水里摸螃蟹。时间在我父亲的岛上流逝,时间在我的岸边流逝。回想起来,我们对父亲的“怨恨”早已转化为理解。慢慢地,岛上的五星红旗刻在了我的心里,伴随着我思念的父母。

这个家庭的经济条件不好,所以我特别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。在全家人的支持下,我努力学习,终于获得了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硕士学位。毕业后,在父亲的影响下,我毅然选择参军。从我穿上军装的那天起,我就真正明白了父亲的话:如果你不保留它,我就不保留它,谁会保留它?-为了一个强大的国家,必须有人付出代价。为了大多数人的团聚,总会有孤独的人。虽然我父亲已经走了,但他教会了我什么是爱国主义和奉献精神,什么是使命和责任。作为一名士兵和一名儿子,我将牢记父亲的教诲和使命,并继续奋斗。像我的爸爸妈妈一样,我将坚持我的工作,为祖国服务。胡楠是烈士王吉财的儿子,记者程长春来自江苏海警部门,他负责安排视频/音频

山东十一选五 赛车pk10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 中彩网 安徽快3投注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bitcoin115.com 吾斯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